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移动客户端播放器+聚合经营方式的法律责任浅析
2016-02-23 来源:CPMLive 浏览:1809

近几年来,APP客户端播放器和云技术的迅猛发展,正在持续的改变着人们获取作品的方式和途径。好像在一夜之间,人们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生活方式。好像一切都变了,但似乎又都没有变。借助于快捷方便的云空间服务,用户似乎可以在零存储的条件下,凭借一个移动终端处理所有的事务。移动互联网已经渗透到当前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二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几乎网络技术的每一次新的发展和突破,都会伴随着一种新的经营方式的出现。由这些新的经营方式引发的侵权形式层出不穷。每一种侵权形式的出现,都会对现有的网络版权保护制度形成新的冲击和挑战。只要突破一点,就会溃堤千里,使现有的网络版权保护体系荡然无存。


客户端播放器包括PC端、APP移动端和TV端(机顶盒和智能网络电视)几大类。它最初就是提供给用户使用的工具软件。 


早期互联网大多是通过网站页面形式传递信息。用户主要是通过登录网站页面来获得信息。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们发现,利用播放器尤其是APP移动端播放器窗口构筑信息平台,更有利于培育并不断扩大用户群体。目前,利用PC端播放器开展经营活动的情况已经很少见。而利用APP移动客户端播放器开展经营活动的情况则越来越普遍。移动客户端播放器+聚合的经营方式,是目前业内最流行的一种经营方式。


所谓播放器经营方式,是指企业利用客户端播放器窗口构筑网络信息平台,开展经营活动,从而获取广告收入或其他收入的经营方式。


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用户量较大的音视频播放器有几十款,如暴风影音、讯雷影音、快看影音、乐视视频、搜狐视频等,还有今年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快播播放器。


利用播放器开展经营活动的企业有两大类。一类像乐视、搜狐、爱奇艺等网络企业,它们开发自己的播放器,推送自己的版权资源,培养自己的用户群体。这当然无可非议。另一类像快播公司这样的企业,自己并没有版权资源。而是想方设法地“聚合”他人的版权资源来维持其经营活动。无须支付版权成本,即可实现快速扩张。近几年来,这种播放器+聚合的经营方式越演越烈。已经发展到能够实质性替代用户对被“聚合”的第三方平台的访问。目前国内排名靠前的视频播放器,至少有一半是靠吃“百家饭”起家,从而形成网络视频领域侵权盗版的重灾区。这不仅严重损害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也严重扰乱了网络经营的正常秩序。如果不加治理,网络版权保护体系将荡然无存。


所谓“聚合”类经营方式,是坊间称呼那些专门提供某一类作品集合的客户端播放器的统一称谓。很显然,这里所说的“聚合”,是指内容上的聚合。


任何企业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经营方式。但只要你向公众提供内容服务,就必须遵守授权使用原则。遗憾的是,我们不少网络企业仍未脱离互联网初创时期那种原始、野蛮的思维方式。总想在不承担版权成本的“夹缝”中谋求发展。于是就有了聚合这样的经营方式。但不管你怎样去聚合,无论是通过用户上传,还是通过设链。只要是未经许可,擅自向公众提供他人作品,这种聚合就是侵权盗版的代名词和同义语。


近两年来,利用移动端播放器开展经营活动的情况呈快速漫延之势。未经许可,通过播放器“聚合”、传播他人作品的行为越演越烈。据了解,去今两年,法院审理和行政查处的著作权案件,80%以上和移动端播放器有关。例如视频类“聚合”、音乐类“聚合”、新闻类“聚合”、电子书类“聚合”等等。


实际上,这个问题在理论上并不复杂。依据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他人作品是侵权行为。无论叫“聚合”经营还是播放器经营。你都是在经营性地使用、传播他人作品。如果不是合理使用、法定使用或不是享受避风港待遇。那就一定是侵权使用。


在版权保护实践中,由于移动端播放器中“聚合”的内容,大多是从网上搜集来的。经营者经常以为用户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借口来为自己辩解。这就涉及到“避风港”规定的适用问题。


正常地说,搜索、链接网络服务提供者通过搜索、链接、跳转的方式帮助用户获得所需信息,应当适用“避风港”规定。但依据避风港规定,只有在“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理由应当知道”的情况下,才不承担赔偿责任。而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下,仍然鼓励用户上传并链接他人的作品,应当适用红旗原则,而不能享有免责待遇。以下是目前最常见的几种类似的情形:


一、嵌套链接行为。

    

嵌套链接就是人们日常所说的盗链问题。即把他人的页面嵌到自己的页面上,利用他人的服务器、带宽和后台服务资源,直接向用户提供作品。这种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通过本地服务器复制来传递作品的方式。在用户的感知中,他登录的是盗链人的网站或播放器窗口,而不是第三方的网站。这就在实质上替代了用户对被盗链网站的访问。


嵌套链接是目前APP领域侵权的一种主要形式。被盗链的网站大多是耗费巨资购买版权的正版网站。这种实质性的替代不仅分流了被盗链网站的用户流量,也使它们承受了巨大的广告损失。因此,嵌套链接是一种直接侵权行为。日前海淀法院一审判决快看影视侵权一案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嵌套链接证例。


二、定向链接行为。

    

这也是一种深度链接方式。就像快播播放器那样,采取定向链接一批盗版网站的方式向用户提供作品。这批网站中相当一部分是未经注册和登记的非法网站。快播公司为了给快播播放器用户提供内容服务,长期与这些网站建立定向链接,让它们充当播放平台。在这种情况下,设链者至少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这是一种间接侵权行为。但如果这批盗版网站是设链者直接经营或者能够控制的,设链者就负有直接侵权责任。


三、跳转链接行为。


搜索链接公认的经典标准是搜索、链接、跳转三段论。但这在PC端表现的很明显。搜索引擎没有直接向用户提供作品,只提供了一个路径。但到了移动客户端上,由于手机屏幕很小,即使跳转了,但用户的感觉微乎其微。在这种情形下,设链者仍然可以在实质上替代用户对被链网站的访问。实际上侵害了被链网站的合法权益。这就是用路径服务替代了内容供应。就像有的移动端播放器宣称的那样,看视频、听音乐,有一个播放器就够了。


因此笔者认为,在利用APP客户端播放器的案例中,只要确定经营者通过为其用户提供作品的方式开展经营活动这个前提成立,经营者就已经不是中立的信息存储空间和搜索链接服务提供者(ISP),而是内容提供者(ICP)。因此,其播放器上的作品无论来自于用户上传,还是自己组织上传;无论是自己存储还是通过他人存储的;无论定向链接的,还是通过搜索链接提供的,都是经营者事先干预的结果。因此,没有任何理由不承担侵权责任。


四、提供作品链接行为。


这是目前云存储空间里涉及最多的问题。随着维权行动和监管力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侵权盗版活动开始从蓝天和阳光下躲进了云端。过去在网站间形成的侵权盗版行为在云端空间日益泛滥,从影视剧到音乐,从图片到文字,从UGC 到P2P,应有尽有。一些云盘已经日益沦为侵权盗版活动新的重灾区。由于一些用户在云空间上传并共享的作品很多,所以出现了一批以云盘为存储空间的移动客户端播放器。这些作品都存储在云盘上。移动客户端播放器只提供作品链接和种子文件。你如果说他侵权,但他没有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作品,没有复制行为;也没有直接向用户提供作品。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我只提供了一个链接路径。充其量是一个搜索、链接行为。这就是司法实践中人们经常议论“服务器标准”和“用户感知标准”问题。


所谓“服务器标准”,即行为人是否把未经授权的他人作品复制到自己的服务器上并向公众提供。如果这种复制行为存在,即可判定行为人侵权。这是早期法院判定侵权行为的不二标准。但是随着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如果行为人未经复制,而是利用新的技术手段向公众提供未经授权的他人作品,这就引发了一系列认识问题。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定义,以有线或无线的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即为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就要承担作为网络内容提供商的法律责任。但如果按照服务器标准,只要行为人没把作品复制到自己的服务器上,就不是向公众提供作品,因而无须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按照用户感知标准,行为人未必通过复制环节,只要实际上达到了向公众提供作品的效果,就要承担侵权责任。


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来,法官们的观念并没有停留在服务器标准上。而是不断地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2013年,朝阳法院在审理精伦机顶盒一案中,开创了适用用户感知标准的先河。2015年,上海文化执法部门查处电视猫侵权案中,依然适用了用户感知标准。此次海淀法院在审理快播和快看两案中,进一步强化了这个标准。这些经典案例的里程碑意义在于,它们确立了用户感知标准。因为随着无线互联网和云空间的发展,服务器标准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信息时代网络版权保护的需要。确立用户感知标准已是势在必行。


(来自“首都版权产业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