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解析非法盗录的成因 杜绝工作任重道远
2016-02-03 来源:CPMLive 浏览:1333

当电影院成了当下中国人最时尚的消费场所之一,有一个词已经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了:“枪版”。这种最低级的盗版方式,不但无法提供影院观影的视听体验,也让许多辛辛苦苦的电影人恨的牙根疼:刚上映你就给我出种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当然,与偷漏瞒报票房一样,非法盗录也已经成为了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的对象。


2015年12月21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布《关于严厉打击盗录盗播影片等侵权违法行为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点名通报了5起盗录事件,对屡次发生盗录事件的成都星美沙河影城,由发行放映协会通知会员单位暂停向其供片,待查明原因,整改到位,保证今后影片在该影院的放映安全后再行恢复供片。


《通报》还指出,随着技术的不断完善,通过盗录源可以精确定位到发生盗录盗播的影院、影厅和精准的时间点。目前电影局正会同有关部门,寻找源头,将采取最严厉的处罚和法律追究。


说起来这遭人恨的非法盗录,究竟该如何“严打”?是否能够真的“杜绝”?盗录商、影院、纠察部门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制度屏障?何妨把话说开,我们好好聊一聊。


有关盗录:“枪版”流出早、质量差但点击高


百度百科释义:枪版即抢先版(一般指电影),由摄像机或手机盗录,由于过程中会经常抖动,且声音是由摄像机自带的话筒录制,因此枪版是质量最差的影片,不但画面差劲,甚至还往往混有现场观众的笑声及走动的影子。


除了质量差,非法盗录的“枪版”资源,往往在网络上流出的时间都非常早。通过中国电影技术质量检测所利用水印检测技术对部分盗版节目的分析,发现《捉妖记》、《太平轮·彼岸》和《华丽上班族》三部影片的盗录时间分别为7月17日11:45,7月31日11:45和9月2日12:30,几乎都是在上映第一天或第二天就已经遭遇了非法盗录。


尽管很多盗录内容画面质量差,但枪版在网上流传后,借着影片上映的热度,可以获得极高的点击量。


盗录形式:监守自盗与防不胜防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此前发布的《通报》指出,经利用水印检测技术追查表明:


盗版样本有不法分子以观众身份混入影院进行偷拍的;


有个别影院罔顾全行业乃至自身的根本利益,见利忘义,监守自盗,或协助盗版商盗录的,对此行业公害,更须严惩;


例如,河南奥斯卡院线所属淮阳县星幻电影城在02:30-04:30的非正常放映时间里发生盗录影片事件,很明显就是专门为了盗录开的场次。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包场盗录的画面:影厅中后方的皇帝位上,一台摄像机坐在三脚架上目不转睛地运转着,现场除了电影音响毫无杂音……


居然有影院专设盗录场次当然,一些中午场或下午场发生的盗录行为,就不排除有盗录者混进普通观众当中,边看片边偷拍的情况了,那些质量极低,且镜头晃动厉害的盗录多半就是这样出来的。虽然影院对盗录事件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但对于这种混迹在人潮中的盗录者,影院暂时没有能够百分之百杜绝的措施。


盗录诱因:低票房影院及盗版视频网站牟取暴利 


UME国际影城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在接受匿名采访时分析称,一线城市的热门影城是基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票房收入可观的话,影院也不会去想这些旁门左道,“通常盗录一般都是发生在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吧,影院的票房比较差,员工自律性又不高,就有可能会把它作为一个牟取暴利的一个手段。”


确实,此前通报的盗录影城,基本上都出现在黄石、淮阳、成都、齐齐哈尔、苏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


“这个跟顾客素质、影城内部管理都有关系。一线城市电影院密度很高,喜欢看电影的人选择在电影院观影的还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少的人会把盗录的这种资源当做首选,相反的话它盗版商的销路可能会更多。”北京新华国际影城大钟寺店业务经理郭超如是说。


另外,一些个人或不规范的视频网站也会直接安排人员混在观众中进行盗录,为自己或平台牟取暴利,毕竟一个非法盗录的视频源可以为盗版视频站和下载站带来不菲的流量,从而赢得更多的广告收入。这些盗录行为大部分也出现在比价偏远、管理不规范的影院。


影院措施:靠行业自律及人工巡查


针对监守自盗的行为,上述UME高层管理人员表示“主要还是靠影院的自觉,就是你别监守自盗。”确实,影厅里的一切行为都是影院进行管理,如果真是监守自盗,其他部门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并制止。


除了保证行业自律,针对其他形式的盗录行为,影院还能做些什么呢?能否从源头上将盗录者拒之门外呢?“专业的摄像机和照相机肯定是不能带进影厅,三脚架就更不可能了,就算你带进去了也会影响别的观众看电影,这肯定是不太现实。当然你要拿手机或者微型摄像机,我们也没法做太细致的检查。”北京UME国际影城双井店业务经理王诚也有些无奈地说道。


无奈的现实是:高规格安检不现实,盗录者混迹在人群之中


“电影院毕竟还是一个非常大众化的娱乐消费行业,它跟机场、地铁这种公共设施还是不一样的,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每个电影院的检票口都安排高规格的安检,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这是非常不现实的。”北京新华国际影城大钟寺店业务经理郭超坦言,对于影院来说,盗录还是极个别的情况,基本不会为了杜绝这种现象就改变影院的硬件监管,只能靠加大人力巡查力度。


据了解,目前国内大部分影院都会安排工作人员巡查,但巡查对象主要还是不文明观影行为,包括接打电话、大声喧哗等等,频率基本上是十五到二十分钟一次。巡查频率与上座率成正比,与影厅分散程度成反比。


发现盗录:删除视频严重的报警影院停止供片


通过走访,我们发现大多数规模较大的影院都在影厅内部设置了夜视监控器,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盗录行为发生,影院方面也并非无据可查。但这种设备并不一定可以覆盖到四五线城市的影院。


北京新华国际影城大钟寺店业务经理郭超透露,虽然目前他从未遇到过盗录行为的发生,但影城方面还是有约定俗成的处理流程:“首先是要制止盗录行为,其次是删除设备中存储的内容,情节较轻的我们会把盗录设备寄存在前台,等观影结束再归还,当然要是有比较严重的情况,可能就要请公安机关来解决了。”


而对于监守自盗的行为,基本是通过已经在网络上传播的盗录视频文件才能追查到源头,因此无法在第一时间发现并制止。


杜绝盗录:关键在处罚力度盗版网站也应打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章第四十八条规定: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的,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影院不是执法部门,从法律和经营角度来说,


对于个人盗录的行为也只能进行暂时性的制止并删除所录内容,甚至连设备都无法没收,盗录人员的违法成本基本为零;


监守自盗的行为,虽然有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查处,但目前最多也就是停止供片,整顿后依然可以重新营业,对于票房不高的影院来说也没有太多损失。


处罚力度!力度!著名导演高群书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目前非法盗录的发生频率比前几年要小得多,但他仍然认为相关处罚措施应该加重:“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就像食品安全一样,你罚一点钱对他们没啥太大损失,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可笑的现象:我就是交罚款,就相当于交税了,我利润还是很高的。没有重罚,这个事情永远杜绝不了。”


“我们辛辛苦苦拍一个戏,灯光、美术、化妆每个人都费多大的劲,就是要提供给电影院放映的,才能放大这些细节,让你享受这种细节带来的愉悦,你一盗录,全毁了。”高群书说。


除了高群书导演提到的加大惩处力度,其实对于散播盗录内容的视频网站等平台也应该严厉打击,没有了播出平台或下载渠道,盗录内容也就无法面世,这个中间环节也可以起到阻截的作用。


(来自“电影涨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