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我们为何如此深爱没能上春晚的美猴王?
2016-01-28 来源:CPMLive 浏览:1501

“给我猴王,其它随便!”这是一位网民在央视春晚官方微博下的留言。猴年春晚看大圣归来的全民期盼,正在引发一场朋友圈刷屏。


可是在网络曝光的春晚节目单中,并没有出现六小龄童的名字。


与此同时,六小龄童微博晒出一组特效化妆照,身披美猴王盔甲的他神采奕奕。简简单单的两张照片,已被转发二十多万次,网友抹泪评论:“我们的大圣还是那么帅!”


时光回到1986年,在一部叫《西游记》的电视剧里,我们听到了那句经典的对白——“大胆泼猴,休得放肆!”30年过去了,再没有一只“泼猴”像他这样打动我们。


为什么我们如此深爱这只不能上春晚的“泼猴”?因为在许多中国人心中,即使再多人演孙悟空,猴王也只有一个——他叫六小龄童。


六小龄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上央视春晚没有可惜不可惜,我也会在北京卫视、山东卫视、辽宁卫视等平台与大家见面,如果春晚需要我,我也义不容辞。不管任何平台,都应该做到让老百姓满意。”


可是没有六小龄童的猴年春晚,就像过年没了饺子,汤圆里没了馅,过年失了年味,咱老百姓能不觉得“可惜”吗?


六小龄童节目没有被毙,他只是没有收到央视春晚的邀请


有关六小龄童上春晚,已经被演成了一出“真假美猴王”似的悬疑大戏。


从春晚开始筹备之初,就有很多网友推荐六小龄童上春晚,有人说,他扮上猴装在那儿站一个小时,我就能看一个小时。


此前曾有消息称,六小龄童将会跟郭富城在春晚舞台上合作表演《猴戏》,春晚导演组特别打造以传统京剧《猴戏》为基础,加上现代流行音乐元素。

几天前,陆续有媒体曝出,六小龄童参加彩排的春晚节目未能通过春晚“六审”,节目被毙,六小龄童无缘央视春晚。


不过六小龄童并未对此做出回应,直到前天晚间其“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晚会”彩排的微博一出,瞬间点燃了整个网络舆论场。


1月27日,六小龄童通过@人民网回应:目前,他共接到辽宁卫视、山东卫视、北京卫视和中央电视台戏曲春节晚会共四家春晚的邀请,届时会有各种形式的精彩节目展现。同时,六小龄童称,网传他与某明星合上央视春晚节目被毙一事并不属实。


至此,悬念全部解开,美猴王节目没有被毙,他只是并没有接到央视春晚的邀请。


从某种意义上说,央视的考虑并非毫无道理。近年来,为了调和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口味,尤其是“挽留”年轻观众,央视春晚在节目上也做出了有针对性的调整,邀请当年比较热门的明星,成为一个最顺手的选择,很明显,比起六小龄童,TFboys更有可能吸引到年轻观众。


可是网民的反应超乎想象,央视春晚官微的一条微博有4万多网友留言,90%都是网友呼唤六小龄童。有网民留言春晚导演,“敢问导演你小时候是看西游记长大的还是看TFboys长大的?”


为什么全民呼唤“美猴王”?


“即使六小龄童版大圣在台上嗑瓜子吃桃子,我都能看到零点倒计时!”


“猴年春晚要是都没有六小龄童简直就像吃饭不给我筷子一样……几代人的回忆,同时也是一生的习惯。”


关于六小龄童不能上春晚的遗憾,已经感染了所有网民,甚至有可能正因为这次看不到六小龄童上春晚,反而瞬间勾起了网民关于“美猴王”的回忆。


在网络上,六小龄童参加戏曲春晚《金猴迎春》节目彩排的视频已经成为网络爆款视频。人们纷纷为美猴王设计春晚节目,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关于春晚开场的设计:音乐声中,齐天大圣身穿金甲、头戴金盔、手持如意金箍棒,腾云驾雾而来,喝一声:俺老孙来也!


这种几乎全民一致的设想背后,或许隐含着人们共同的期望:2004年春晚之后,我们太希望看到央视春晚上的六小龄童了。毕竟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孙悟空,全体国人认定的,依然只有六小龄童的孙悟空,呼唤美猴王,其实在呼唤一种集体回忆。


可是我们其实已经遗忘了这位美猴王太久。


我们深爱美猴王,可让我们记起他的却是一个广告


在《西游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关于六小龄童的新闻多数是这些:当很多翻拍《西游记》的把情节改成孙悟空和白骨精谈恋爱,他站出来指责,却引来了非议。


这个时候,六小龄童和他所代表的对传统的坚持,在公众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呢?是对经典的坚守,还是一种顽固不化?


而在之后更长时间里,随着各种《西游记》剧集和电影的热播,包括《大圣归来》热映,人人把为你生一群猴子挂在嘴边的时候,我们想起六小龄童了吗?

通过大众传播唤起集体记忆的,其实是一则广告,故事讲的是章家四代人的故事,根据他的亲身经历改编。


居然是在广告中,我们才知道六小龄童原名章金莱,出生猴王世家,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专业猴戏表演者,父亲艺名六龄童,到他这一代,他二哥子承父业,取名小六龄童,不幸的是17岁患白血病去世,他就接过了金箍棒,取名六小龄童,开始从事猴戏的表演。


也是在广告中,我们才听到章老师告诉我们,“可电视猴王(86版西游记)究竟是什么样呢?他既不能是戏曲舞台上的孙大圣,又不能是生活中的人,更不能演成动物园里的猴子。困惑和无奈就像一只紧箍死死地套在我头上。”


还是在广告中,我们才知道演电视剧和戏曲表演是不一样的。猴子化妆又无法做出过多面部表情,只能靠眼神,然而六小龄童却是个近视,400度近视+200度散光,在父亲的指引下,在灯光下反复练习,才练就了我们看到的“火眼金睛”。


实际上,这些故事早就出现在六小龄童自己的各种自述中,可是当今天我们集体呼唤,“天啊,这就是当年的悟空啊!Wuli大圣还是这么帅”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在六小龄童寂寞的这么多年里,你在哪里?他的故事,你真的有认真听过吗?


为什么孙悟空这么多人演,猴王却只有一个?


有评论说,我们在意的不仅仅是六小龄童,我们在意的是心中的大圣。这个形象,应该说是中国最伟大的IP。


很抱歉,这种说法我不能认同。别和我提什么IP,我就是喜欢六小龄童演的那只泼猴而已。


孙悟空很多人演,但是猴王只有一个。特效再精彩,我还是喜欢那一台摄影机拍出来的,土法制造的腾云驾雾。


这些年来,我们早已不记得看过多少人演的孙悟空了。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演的的是至尊宝;张卫健在无线和《齐天大圣孙悟空》中演的是自己;张纪中新版《西游记》中吴樾演的是“红眼球、尖耳朵、长尾巴”的六耳猕猴,不是孙悟空;去年春节,甄子丹饰演的3D-iMax屏幕上的孙悟空,是特效。


除了荧幕上的真人版大圣,动漫和小说作品对大圣形象的改编也数不胜数,近年来最成功可能要算去年的《大圣归来》和作家今何在的小说作品《悟空传》。


成功改编作品所做的其实都是同一件事——去“美猴王”化。因为既然六小龄童是无法超越的,那么索性让美猴王走下神坛。


这些形象各有特色,不乏突破和创新,然而,终究没有一个形象能够取代86版大圣,也许在这场全民怀旧中,其实隐含着一种大众盼望,我们都怀念着人生中第一个见到的盖世英雄——“齐天大圣孙悟空”。


春晚之后,你是否还能记起这个倔强的老头


六小龄童今年过年很忙,受到了山东卫视,辽宁卫视,北京卫视和央视戏曲频道的邀请。网友们都说,大圣最近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累坏了筋斗云。


可是残酷地说一句,猴年之后呢,会不会我们又会像过去一样,忘记这位可爱的老人和他的孙大圣?


在这个动辄谈论IP的时代,我们很难想象当年那个只有一位摄影师、一台摄影机,不懂如何吊威压,不会抠像技术,为了还原故事中丰富的拍摄场景,就傻傻走遍了全国26个省份取景的《西游记》剧组,能够拍出这部一播出就万人空巷,重播超过3000遍的经典剧集。


我们也再难想象,当时剧组经费不足,六小龄童也不时地脱去猴妆客个串,又与有谁还记得,86版《西游记》的制片副主任李洪昌,在剧中分别饰演过渔翁、黑狐精、多目怪、驿丞、大臣、接引佛祖,客商7个角色,但通过剧组绝妙的化妆技术,让观众完全不会发现这是同一个人。


我们同样再难见到了,86版《西游记》短短25集,剧组却为此用心配了20多首主题曲、插曲以及近30首配乐,《官封弼马温》、《紧箍咒歌》、《江流儿》、《猪八戒背媳妇》都是为剧情而精心准备。


这种傻不拉几完全不IP化思维的做法,成就了《西游记》,可是那个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六小龄童的时代过去了。在广告中,六小龄童对着李易峰说,现在是你们的时代。真的吗?


很多人说六小龄童靠着一部作品就要否定其它全部的作品,他说,自己只是个普通观众,只是呼吁不能恶搞经典。“个别网友也没有必要辱骂,甚至说一些恶毒的语言。”


今天高呼要把六小龄童找回来,在网络上为六小龄童不能上春晚飙泪的人,想一想当年在心里暗自觉得六小龄童老掉牙的人中,有没有你?


在广告中,有一段改编自真实故事的情节令无数观众飙泪。


章先生二哥说:“我就要死了。”


章先生问:“死是什么意思。”


二哥说:“死就是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再问:“那要怎么样才能再见到你。”


二哥说:“如果你演成了孙悟空,你就能见到我了。”


六小龄童后来演成了孙悟空,他见到他二哥了吗?


六小龄童今年已经57岁了,今年看不到他,12年以后,他就是快70的人了。


也许,我们在春晚舞台上,再也见不到这位可爱的老人了。


岁月终有一天会老去,大圣归来,也会归去。让我们充满敬意地看着这个闪亮归来的我们的大圣。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老头,当他再次开口唠叨孙悟空被恶搞的时候,请别嫌他烦。在明年此时,依然偶尔想起他——无论是否上春晚,他都是我们的“齐天大圣”。


(来自“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