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优质网络小说稀缺 影视公司瞄上“定制”
2015-12-18 来源:CPMLive 浏览:1715

随着《芈月传》、《琅琊榜》、《花千骨》等网络小说改编剧的热播,国内影视剧市场IP热愈演愈烈。这个“IP”不是说网址,而是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 的英文缩写。如今的热门网络小说、游戏、漫画,都是被影视资本追逐的热门IP。一些影视公司已经开始联合文学网站定制网络小说,自己打造热门版权自己改编。这一现象也引发业界争议,定制小说是否会改变网络文学生态?


库存告急 80%网络小说版权被瓜分


IP如今已是影视圈内最为炙手可热的名词,作为版权重要源头的网络小说,更是让影视公司争抢。2015年最受关注的电视剧《芈月传》、《琅琊榜》、《花千骨》、《何以笙箫默》、《长安三怪探》等几乎都是根据网络小说改编而来。2016年,更多网络小说将变成影视剧和观众见面。


“前几年,我们还为推销网络小说影视版权发愁呢,现在情况完全是大逆转。”在一家文学网站版权部任职的凯文对记者说。


有数据显示,约有80%的网络小说版权都已被各家影视公司瓜分,网络小说“库存告急”,迎来供不应求的时刻。影视公司对于热门版权的关注度自有其内在逻辑:已有广大粉丝的网络小说,依靠版权积累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保证同名影视剧的关注度。已经有无数版权剧证明了这一点,刚刚开播的《芈月传》上线10小时播放量破2.5亿更是刷新纪录。网络小说版权的商业潜力更是巨大:据《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估计,该小说相关版权投入到电影、版权销售、广告、游戏和衍生产品的市场规模将达200亿元人民币。


一位长期担任剧组选角导演的业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除了影视公司以外,演员、电视台等环节都呈现出了扎堆大版权的倾向。人气高的演员为了能够在热门版权中露脸而不惜自降身价,极端的例子甚至是不看剧本只认版权。”


被争抢的不仅是已完结的网络小说,还有大量网络小说还没有写完,版权已被售出。有些网络小说甚至只拟了题目或提纲就被瞄上——著名网络作家方想的《不败王座》一字未写,版权就以810万元的天价被买走了。


瞄上定制 影视公司直接介入网络小说版权打造


网络小说版权供不应求怎么办?有不少影视制作公司正在另辟蹊径定制网络小说,让文学网站和网络写手根据他们的需求推出网络小说,影视改编和衍生品开发同时进行,等到网络小说经过包装推广变成热门版权,影视剧和衍生品就能火速面世。近日,由空中寰美出品的电视剧《红妆惊梦》公布了筹备计划:以“民国异幻”为概念,小说在逐浪文学网上线,随后游戏人物造型陆续发布,而同名电视剧也进入拍摄预热的筹备期,游戏也将同步推出。


“买版权争抢太厉害,版权费几十倍地涨,不如自己‘养’一个版权。”一家影视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


文学网站也瞄准时机大力推广小说定制服务。一家网站的小说定制服务明确写着:“以每周一万字的速度更新。”而且一旦被定制,网站上的小说介绍页将根据客户风格特别设计制作主题皮肤,并在网站的榜单、首页等位置推送,尽快把定制小说打造成热门版权。


引发争议 是否会改变网络文学生态?


定制网络小说的出现,也引发业界争议。这对网络文学生态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反对者认为,定制会让网络文学越来越失去“文学味”。“文学应该是百花齐放的,网络文学更是天马行空类型多样。但定制如果流行开来,可能一些不适合改编的小说就会慢慢变得越来越少,因为影视剧市场需要的类型其实很有限。”江南大学人文学院教师赵翌说。比如现在成功改编成影视剧的网络小说大部分是宫斗和穿越题材,这类题材写手就大幅度增加,相比之下,玄幻等难以通过影视手段呈现的题材,写手就少了很多。一位签约了定制小说的网络写手也对记者“抱怨”,每天更新压力很大,“不像一开始在网上写小说那么随心所欲、那么纯粹了。”


著名悬疑作家周浩晖的作品都是热门版权,早就被“瓜分殆尽”,日前他来宁签售时透露,确实有很多人都来谈定制,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网络写手以前处在相对‘弱势’的地位,至少现在地位提高了,越来越受到重视。很多时候定制也不一定是‘我告诉你得写什么’,而是‘听说你要写东西了我先把钱给你’,原作者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了。”


看准网络小说版权 80后投资人 5年身家暴涨数十亿


近日,一篇“《芈月传》、《琅琊榜》背后真正的大赢家竟是一个80后!”在朋友圈刷屏。这个80后因为眼光精准,在五六年前就拿下了多个网络小说版权,因而“5年身价暴涨数十亿”。


这些网络小说改编剧背后都有同一家公司参与投资——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背后的主要股东、执行董事,是1982年出生的柯利明。

成立于2009年的儒意欣欣影业,竟然在近日被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宣布,拟以13.23亿元的现金购买其49%股权。这意味着,儒意影业这家影视行业的“新兵”估值已达27亿元。


公司最初成立时,柯利明是个门外汉,几乎没有任何影视拍摄经验。没有资源、没有人脉,也没有钱,作为一个影视剧产业的“三无人员”,柯利明选择了当时最为80后接受的网络小说作为切入点,而那时国内大部分影视剧制片人还没有意识到网络小说版权的前景。他成立了儒意欣欣图书公司,专门购买了一系列的热门小说。如今购买畅销书版权已成行业共识,但谁能想到当时购买一部热门作品的影视改编权不过5万元。


相关阅读


中国网络文化产业规模达1500亿元 将实现更大发展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文化与传播”论坛之“互联网时代的文化传承与创新”议题17日上午在乌镇举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任贤良出席活动并致辞。任贤良指出,在互联网时代,如何促进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是各国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昨天的开幕式致辞的5点主张中特别指出要“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在互联网时代,推进文化传承与创新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使命,必须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处理好不同民族文化的关系。


任贤良介绍说,中国网络文化近年来随着网络普及也取得了飞速的发展。统计数据表明,中国目前的网络视频、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等用户的规模达4.81亿,同5年前相比增加1亿人;网络文化产业的规模达15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0%;网络原创文学作品超过当代文学纸质媒体发表作品50年的总和。仅网络视频市场规模就达240亿元人民币,累计播放超千亿次。


任贤良在致辞中说,不久前,我国提出的下一个五年规划建议,明确要实施网络强国战略。习近平主席强调网络强国“要有丰富全面的信息服务,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化”。可以预见,未来五年,随着网络强国的建设,我国网络文化将实现更大发展。


任贤良表示,在网络文化与信息科技同步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冷静地思考,如何更好地促进文化传承和创新。这既需要深刻把握互联网的内在规律,也需要尊重人类文化发展的一般规律。互联网具有开放性、多样性,但绝不是不要秩序的自由和毫无节制的个性张扬、非理性的宣泄,其包容和分享也绝不是良莠共生、善恶不分。人类文化向上向善的规律总是要求必须倚正才能驱邪、激浊才能扬清。否则,互联网就不可能带来人类进步,而只能是堕落和毁灭。


他指出,在大力发展网络文化、促进文化传承和创新方面,中国作了很多努力。近年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与各部门联合,开展多种形式的网络文化活动,带动各方共同参与网络文化建设,让网络文化更繁荣、网络空间更清朗。与此同时,针对网络文化领域发展中出现的一些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问题,我们联合相关部门持续开展“扫黄打非净网”等专项整治行动。在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连续多年的“剑网行动”有效打击和震慑了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目前,中国政府机关、中央企业三级以上的企业及大中型金融机构软件正版化率达到100%。总之,网络文化的发展环境正越来越好。